名称:Yabo下载}:薄熙来案公审直播幕后:法官叹觉得命不是自己的

供应商:广州红旺新型节能管道煤气安装工程公司

价格:105.00元/瓶

最小起订量:1/瓶

地址:广州白云区石井石沙路168号

手机:15913185442

联系人:陈先生 (请说在Yabo下载上看到)

产品编号:Yabo下载

更新时间:2019-11-15

发布者IP:

详细说明
[圖片] 8月22日,薄熙來受賄、貪汙、濫用職權案庭審現場。公民旁聽案件審理,能打消大眾對司法機關的畏懼[感 的英 文:sense]和神秘感,拉近與[公眾 的英 文:Public]的距離。攝影/[濟南 的英 文:Jinan]中院 劉玉傑

[中國 的英 文:China][已經 的英 文:have been]針對司法公開進行了多輪嚐試,但效果一直並不明顯〖Yabo下载人大常委会〗。這其中有機製積弊、有地方部門的推諉,也有對現實客觀原因審慎的考量。

2013年8月22日,薄熙來案的公開審理[成為 的英 文:Become]了一個極其[重要 的英 文:important]的節點,這是新媒體時代司法公開的[成功 的拚音:chéng gōng]嚐試。它變成了[一種 的英 文:one]示範與突破■Yabo下载公文发布■。從此,[人們 的英 文:People][開始 的拚音:kāi shǐ]認為如此敏感和重要的大案都[可以 的英 文:can]公開審理,那麽[其他 的英 文:other]普通案件的審理過程大可依法公開、透明地向公眾[展示 的英 文:showed]。在那之後,中國各地各級法院都紛紛進一步推動司法公開的進程。

根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2013年的數據,中國的政法微博數量已達2。4萬個,其中法院微博有1120個。這個數據從一個側麵清晰地表明了司法公開在新媒體環境下且行且進的態勢。

司法公開不但可以增強公眾對於法製、公平、正義的信仰,更可以[[形成 的英 文:caused] 的英 文:formed]一種倒逼機製,督促法律從業者提高司法能力和裁判水平。從這個[意義 的拚音:yì yì]上講,它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薄案”的公開不[應該 的英 文:yīng gāi]成為一個孤例,而是應該由此將司法公開真正變成一種常態。

“薄案”公開庭審幕後

本刊[記者 的英 文:journalists]/劉子倩(發自濟南)

7月21日,下午兩點半,劉俊傑像往常一樣走進濟南中院辦宣傳公室對麵的微博[工作 的英 文:work]室,轉發了一條下轄法院的微博:五人團夥以賣玉為名搞傳銷,涉案6000萬元被判刑。微博發布後引來10條轉發和5條[評論 的拚音:píng lùn],與一年前的風光相比,這似乎與濟南中院這個微博大V身份略有不符。

盡管微博內容再普通不過,發布之前,劉俊傑與同事陳茜還是反複核實、校對了半天。這是從她們發布第一條官方微博時就養成的習慣。

一年前的第一條微博讓兩個80後[女孩 的拚音:nǚ hái]明白,內容稍有差池,後果[或許 的拚音:huò xǔ]不堪設想。那時,她倆盯著[電腦 的英 文:computer]屏幕右上角的幾何倍增長的評論、轉發、粉絲和點讚數,緊張不已。要[知道 的拚音:zhī dao],兩個[姑娘 的拚音:gū niang]的個人微博轉發和評論加起來都從來沒超過10個。

那條微博的發布時間是2013年8月18日16點整,內容也隻有71個字:【公告】山東省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定於二O一三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 的拚音:shàng wǔ]八時三十分在本院第五審判庭公開審理被告人薄熙來受賄、貪汙、濫用職權一案。特此公告。

4天之後,[一場 的英 文:one]前所未有的持續五天半的微博庭審直播就此鋪開。微博直播一時成為濟南中院的代名詞。

直播庭審薄熙來的任務

對於全國兩萬四千多個政法微博來說,一“戰”成名的濟南中院如今是政法微博中的大V,粉絲143萬。微博工作室的榮譽牆上有十多個來自各大權威評審機構的獎狀和獎杯。

濟南中院的微博工作室有6台電腦,其中3台[負責 的拚音:fù zé]微博運營,分別標明微博編輯、審核、發布。兩側牆上掛著官網和微博的[管理 的英 文:managing]辦法。正前方有兩台液晶電視,如果進行庭審微博直播時,可切換至法庭現場。電視上方的兩行紅色標語:在新媒體環境下,奏響[公正 的拚音:gōng zhèng]司法的時代強音。

事實上,當初接到微博庭審直播薄熙來案的任務,劉延傑還是有些[擔心 的英 文:worry about]。作為濟南中院副院長兼新聞發言人,他與媒體打交道的經驗豐富。但他還是有些抵觸情緒,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媒體這把雙刃劍的威力,他想到庭審照片瞬間鋪天蓋地傳向全國甚至[世界 的拚音:shì jiè]各地的情景,就會有些擔心。“直播很容易出[問題 的英 文:foul-ups],甚至[可能 的拚音:kě néng]一發不可收拾。”開會[討論 的拚音:tǎo lùn]時,劉延傑毫不掩飾[自己 的拚音:zì jǐ]的憂慮。其他領導也表示認同。法院領導層中大多是1960年代生人,極少有人具備新媒體經驗。[但是 的英 文:But],會上最終還是達成了共識,做最充分的[準備 的拚音:zhǔn bèi],確保任務順利完成。

在濟南中院院長李勇的[支持 的英 文:support]和授權下,劉延傑開始在全市法院係統調配合適人選組織直播團隊,並多次去新媒體經驗豐富的法院取經,“我就想看看一個石頭扔下去,回響有多大。”劉延傑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

那時,中國的政法微博已進入蓬勃發展後的平穩期。根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的數據,截至到2013年10月,政法微博數量超過兩萬個,遍布全國31個省級行政區,在地域覆蓋[度 的英 文:attitudes]和行政級別[分布 的英 文:distributes]上都實現了突破性發展。

可劉延傑發現,絕[大部分 的英 文:centipede]直播也隻是程序性播報,幾條概括性的微博就直播完[一次 的英 文:Once]庭審,可借鑒的意義並不大。劉延傑[隻能 的拚音:zhǐ nénɡ]和團隊自己摸索不同的工作方式。

事實上,如今回頭來看,薄熙來案由濟南中院進行微博直播並不偶然。作為最高人民法院確定的刑事大要案審判基地,濟南中院審理大要案的經驗豐富,先後審理了安徽省原副省長王懷忠、省政協原副主席王昭耀案,以及首都機場原總經理李培英巨額受賄案等一批廣受公眾和輿論關注的案件。

此外,從2012年下半年起,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等高層領導在不同場合對發展微博等新媒體頻頻表態,最高人民法院還針對微博傳播的特點和微博用戶的信息需求,嚐試拍攝了兩部微[電影 的拚音:diàn yǐng]

在薄熙來案開庭前三個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法院新聞宣傳工作[會議 的英 文:meeting]上表示,在新媒體環境下,法院要及時公布司法信息,答疑解惑,要通過庭審直播展現人民法院維護司法公正、依法保障人權的實際行動,提升司法公信,維護司法權威。

如今看來,最高法院的[這些 的英 文:These]要求似乎為薄熙來案庭審直播進行了足夠的動力。劉延傑心裏清楚,無論效果最終[如何 的拚音:rú hé],這場微博直播注定將寫入中國司法審判的[曆史 的拚音:lì shǐ]

“網絡斷線怎麽辦?信號中斷怎麽辦?有圖像沒聲音又該怎麽辦?”

濟南中院副院長兼新聞發言人劉延傑抽調了三十多名[業務 的拚音:yè wù]骨幹組成微博直播團隊,由刑二庭、研究室、宣傳辦、書記員管理處、網管[中心 的英 文:center]等部門組成,分成速記組、校對組、攝像組以及媒體[服務 的英 文:services]組等,並分別進行針對性的新媒體[培訓 的英 文:training]。“[我們 的英 文:we]之前對微博還是比較陌生的,自己也沒接觸過微博,如何運營一個官方賬號,是首先要學習的。”回想當時的境遇,濟南中院宣傳辦公室主任祁雲奎直言不諱。

很快,陳茜和劉俊傑就被領導委以重任。這兩個姑娘年輕、有想法,很早就擁有個人微博,算是團隊裏最有新媒體經驗的,加之她們的司法宣傳和法學專業背景,做微博管理員或許再合適不過。

可劉俊傑自己並不[這樣 的英 文:then]認為。她本人的微博粉絲隻有二百多人,大多是同學和朋友,發的內容基本上隻與生活瑣事有關。但她[即將 的拚音:jí jiāng]要發布的是被億萬人關注的一個大案。她必須調整心態。

劉俊傑與陳茜學習的一個任務就是如何發長微博。她開始與團隊開會討論,根據庭審[流程 的英 文:process],何時更新微博,一條長微博又該發多少字。團隊的速記人員均是中院的書記員,他們遇到的挑戰也前所未有。遵照領導要求,他們除了要忠實[記錄 的英 文:Record]庭審內容外,還不能[出現 的拚音:chū xiàn]錯別字。“我平時一分鍾能打一百五六十個字,但心裏還是沒有底。”30歲的書記員馬緒乾向《中國新聞周刊》回憶。

微博直播帶來的緊張與焦慮一直在蔓延。作為微博組負責人的濟南中院副院長劉延傑就試著調節氣氛,甚至跟領導開開[玩笑 的拚音:wán xiào]

按照[計劃 的拚音:jì huà],2013年8月18日16時要準時發布薄熙來案的庭審公告。平時[喜歡 的拚音:xǐ huan]玩微博的兩個姑娘突然變得緊張,陳茜滿手是汗,71個字的微博,來回讀了十多遍,其他同事也幫著校對、檢查有無錯別字,標點是否正確。她擔心小紕漏引起大麻煩,網民吐槽的本事,她再熟悉不過。

71個字確認無誤之後,她和三個同事仍然犯嘀咕,這種[形式 的英 文:form]是否能被網民認同和[接受 的拚音:jiē shòu]還是要打個問號。“心裏沒底啊。”已經有7年宣傳工作經驗的陳茜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16點,陳茜準時點擊了微博發布鍵。係統顯示,就在這一分鍾內,著名大V、中央政法委宣教室副主任陳裏成為第一位轉發者。接下來[發生 的拚音:fasheng]的一切,陳茜仍曆曆在目,71個字在微博世界瞬間發酵,右上角的轉發、評論[提示 的拚音:tí shì]井噴般增長,來自上海的網友留下了第一條評論:法律麵前人人平等!

陳茜和[同事們 的拚音:colleagues]的心情才有些釋然。

這天,距開庭隻有4天,微博直播的準備仍舊有條不紊地進行。微博團隊選擇了在第五審判庭隔壁的辦公室,架起兩台液晶顯示屏,按照構想,一台用於庭審直播,另一台則滾動播放新浪微博與人民微博的實時動向。

與此同時,[幾乎 的英 文:much][所有 的拚音:suǒ yǒu]設備都預設了第二套方案。“我們在想,萬一網絡斷線怎麽辦?信號中斷怎麽辦?有圖像沒聲音又該怎麽辦?”劉延傑對《中國新聞周刊》說,他們準備了內網、外網兩條網絡,還買了移動網卡以備不時之需。電視信號線路進行多次檢測,以防意外。微博工作現場除了配備音箱外,每個速記人員還專門配了一個高清耳機。此外,還與新浪網與人民網的技術人員保持實時[聯係 的英 文:links],隨時[解決 的英 文:settle]可能出現的技術問題。

萬事俱備,隻待開庭。

“我們設置了三層審核校對”

2013年8月22日,8點09分,濟南中院發布了第二條與薄熙來案有關的微博:濟南市人民檢察院提起公訴的被告人薄熙來受賄、貪汙、濫用職權犯罪一案,將於今日上午8點30分在濟南市中級人民法院第五審判庭公開開庭審理。

微博配了一張濟南中院審判大樓的照片。如果將照片放大,左下角就會露出四分之一個黃色工程車的車頭,那是一台提供備用電源的供電車。

這一天,劉延傑早早就來到了單位。透過辦公室的窗子,正門對麵的空地已經擠滿了中外媒體記者。畢竟,能進入庭審現場記者的隻是少數。第五審判庭是濟南中院30多個審判庭中[最大 的拚音:zuì dà]的,但旁聽席最多隻能坐110人,遠不能[滿足 的拚音:mǎn zú]旁聽需求。

在隔壁的直播室內,8名從中院各庭抽調的書記員被分成了4個小組。每個小組兩個人,前三個小組實時記錄庭審情況,最後一組負責校對。三個速記小組也有明確分工,考慮到速記工作會高度緊張,每個小組工作十分鍾休息一次。書記員馬緒乾起初還[覺得 的拚音:jué de]十分鍾或許太短,但庭審開始之後,他才發覺連敲擊鍵盤都變得沉重,時間似乎被拉得很長。

22日整個上午,凡是涉及案情的,無論內容長短,[都是 的英 文:All are]以長微博的形式發布,字數從一百多字到九百多字不等。但不管長短,在校對組完成之後,都會交於劉延傑等負責人再次確認,待發布之前,陳茜與劉俊傑還將進行最後一次校對。“就是為了防止出錯,我們設置了三層審核校對。”劉延傑[告訴 的拚音:gào su]《中國新聞周刊》。

34歲的趙豔是校對骨幹,已從事十多年的書記員工作。除了校對,她還要對每段庭審記錄進行錄音,便於校對時回放,對文字查漏補缺。所以,一段十多分鍾的庭審記錄,她甚至要花25分鍾才能校對[完畢 的拚音:wán bì]

在劉俊傑的印象裏,當天,房間裏塞滿了人,但隻有啪啪的鍵盤敲擊聲和庭審現場的聲音。等待發布內容的過程令人焦躁,劉俊傑不經意地回頭看到,副院長劉延傑正低著頭,在並不寬敞的房間來回踱步。

壓力和緊張並未[隨著 的英 文:Along with]直播消減。但讓他們欣慰的是,網友們對微博直播的評價並不差。當然,也有對直播提出[意見 的拚音:yì jian],認為[全部 的拚音:quán bù]是文字過於單調,[希望 的拚音:xī wàng]看到更多的現場圖片。從審判長宣布開庭的那條微博算起,上午已發布27條微博,全部為文字形式。“既然是直播,就應該與網友實現互動,聽取合理[建議 的拚音:jiàn yì]。”濟南中院宣傳辦公室主任祁雲奎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11點22分,微博發布了第一張庭審照片——薄熙來身穿白色襯衣站在被告席上。幾分鍾後,三張庭審現場圖片在微博上貼了出來。照片正如劉延傑之前的預想一樣,迅速傳遍網絡,隻不過他想象中的局麵並未降臨,取而代之的是網友的讚譽。

12點16分,一條2529個字的長微博[結束 的拚音:jié shù]了上午的庭審直播,這也是上午直播以來最長的一條。近四個小時的直播,濟南中院的微博的粉絲在中午12點已突破20萬,而8點30分開庭時,粉絲隻有6。8萬。陳茜依舊盯著微博上的動態,右上角的轉發、評論和粉絲提醒數字已經[無法 的英 文:to be]顯示,變成了省略號。

中午休庭後,微博團隊成員急匆匆吃了午飯,而作為新聞發言人,劉延傑則到600米外的吉華大廈,向媒體記者通報上午的庭審情況。

劉延傑同時麵對中外媒體情況並不多。他做了充分的準備,但仍擔心兩件事,被問刁鑽的問題,以及被記者圍住該如何處置。最終,這兩件事都沒有發生。“微博的信息量足夠豐富,媒體也就沒必要從我身上挖料。”劉延傑向《中國新聞周刊》這樣解釋道。

“那[時候 的英 文:When]真覺得連命都不是自己的了”

第二天上午,庭審微博直播的形式略有變化,因為公訴人展示證據以及辯護人辯護時間的拉長,有同事建議不再一段段更新,否則顯得混亂。所以,當天下午庭審直播的19條微博,除了簡要的程序介紹外,大部分是幾千字的長微博。

當然,這帶來的是相對較長的更新周期,便有網友質疑庭審的透明度,“這麽短的時間怎麽可能造假,連校對的時間都很緊張。”劉延傑攤開手,一臉無奈。不出所料,在當天中午的新聞通報會上就有記者問到了這個問題。

書記員趙豔還記得,當天庭審結束後,整個微博團隊開了碰頭會,總結了當天直播的得失,直到晚上將近十點才散會回家。

6天庭審期間,劉延傑全都住在辦公室裏。他也動過回家的念頭,但一想到[離開 的英 文:absence]辦公室,他就開始焦慮,萬一上下班路上發生不測,之後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就要臨時換人,勢必引起媒體不必要的猜測,“那時候真覺得連命都不是自己的了。”劉延傑笑著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作為微博的首席發布,劉俊傑回到家,累得連一句話都不想說。[而且 的英 文:but]按紀律,她也不能對家人透露任何與案情相關的事。在第二天上班的公交車上,她發現不少乘客捧著手機看著[昨天 的英 文:yesterday]的庭審微博,“真的是錯不起啊,關注的人太多了。”劉俊傑對《中國新聞周刊》感歎道。

隨著庭審直播的深入,薄熙來身旁的兩位高個子法警成為議論的新話題。有網民通過圖片分析二人的身高,甚至有人懷疑法警是從異地借調來的。濟南中院法警支隊直屬大隊大隊長趙曰慶告訴《中國新聞周刊》,當時執庭的[兩名 的英 文:two]法警是李新岩和萬振馳,身高均在一米九以上,兩人分別是數年前由武警轉業、[籃球 的英 文:Basketball][運動 的拚音:yùn dòng]員退役後進入濟南中院,“我後來看到網上質疑就笑了,其實我們隊裏至少有四個身高在1米9以上的法警。”趙曰慶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長時間的錄入讓速記員們還是有些吃不消。馬緒乾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更像是機械而緊張的勞動,他連輸入的具體內容都沒有印象。[輪到 的拚音:lún dào]休息時,他都會跑出去喘口氣,做個深呼吸再回來。不過,讓他欣慰的是,6天直播,自己沒有出現大的失誤。

庭審結束,微博直播也成功收尾。那天晚上,劉延傑回了家,坐在床上毫無睡意,盯著電視,[腦子 的英 文:designers]中過電影般回憶6天來發生的[事情 的英 文:affair],“我沒有一點成功的喜悅,甚至擔心明天還會發生什麽。”劉延傑說。

微博直播為濟南中院贏得了口碑。6天,186條微博,23萬字,11張圖片,讓濟南中院的新浪微博與人民網等微博的總粉絲數猛增至140餘萬。

在劉延傑看來,這場微博直播更像是一堂新媒體公開課,他對微博的看法發生了一百八十度轉變,“原來它不是洪水猛獸,這更堅定了我們運用新媒體的勇氣。”如今,他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善於總結經驗的劉延傑終於有時間翻閱幾天來的微博評論,一個網友找出二十多萬字的庭審記錄中的6個錯別字,這讓他頗為感動。“你順應民意的時候,出現錯誤也會被寬容;你違背民意時,做得再好也會被挑毛病。”劉延傑說,這場直播的示範效應,掀起了司法公開的序幕,“現在再遇到有顧慮的案子,就甩出一句話,連薄熙來案都可以公開,還有什麽案件不能公開呢?”

“你發條法院下基層送油、送米,送溫暖的微博,公眾怎麽可能關注呢?”

2014年7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來到濟南中院微博工作室,觀看了微博編發工作現場演示,肯定濟南中院的新媒體工作。這已經不是周強第一次給濟南中院微博點讚。今年3月,周強在全國兩會上作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時專門提到:濟南中院通過微博全程直播薄熙來案庭審情況,取得良好效果。周強說,積極推進陽光司法,增進群眾對司法裁判的了解和理解,建成中國法院庭審直播網後,各級法院已直播案件庭審4。5萬次。

事實上,薄熙來案後,庭審微博直播開始普遍起來。僅北京法院網官方微博@京法網事,分別對冀中星案、北京大興摔童案、丁書苗案、李某某等人強奸案進行了庭審微博播報。有評論說,薄熙來案微博直播,讓“輿情案件”庭審迎[來了 的英 文:老弟]全新的微博時代。與此同時,最高人民法院以及31個省級法院開通微博,標誌著全國政法係統已經進入微博高效實踐階段。

頒發給濟南中院微博的各類獎項接踵而至,濟南中院官方微博[因此 的英 文:therefore]還獲得了2013年新浪微博年度[影響 的英 文:effect]力等8個獎項。[然而 的拚音:rán ér],此時的濟南中院微博正麵臨著薄熙來案後的成長煩惱。

薄熙來案結束後沒過多久,濟南中院的微博就開始“掉粉”,幾天時間,粉絲數下降了十二萬多。一個殘酷的現實是,與之前一條微博幾百條評論,上萬條轉發相比,如今一條微博隻有十多條轉發和1條評論,巨大的落差讓濟南中院宣傳辦公室主任祁雲奎難以接受。

濟南中院為此召開了一個會議,大家爭論激烈。有的建議[模仿 的拚音:mó fǎng][某些 的英 文:Some]公安微博,走賣萌搞怪的路子,當場就被大部分人否定了。有的同事甚至摳起了字眼:“公安局的‘局’貼近市井,而法院的‘院’意味著殿堂,所以微博要展現的是司法公正的殿堂,法官的[形象 的拚音:xíng xiàng]也應該是知識淵博,溫文爾雅。”

大家意見不一,領導建議每個人回家征求家人意見,看公眾到底關心的是什麽。很快意見被集合起來,家屬們都希望了解法院審過哪些案件,又是怎麽審的。“案件是我們的核心優勢,也是公眾需要的,所以微博的主線還是要發布典型案例,你發條法院下基層送油、送米、送溫暖的微博,公眾怎麽可能關注呢?”祁雲奎說。

祁雲奎和同事們很快形成共識,堅持“以原創為主,適當轉發”的思路,以發布濟南兩級法院審理的大要案或典型案例為主,把微博打造成專業思維與專業視角的法律“專賣店”。

自此之後,濟南中院微博對全國特大地溝油案、“山東第一高樓”啟德置業司法拍賣等涉及公眾利益的案件進行直播發布,並設立“法官釋法”欄目,與主審法官形成互動,在審判結束後由法官根據案情進行解釋分析。

然而,重大案件畢竟是少數。濟南中院微博還會挑選與民生休戚相關的案例,比如廣告牌被風刮倒,砸中轎車該如何維權;小偷盜竊下水道井篦子為何罪名不是盜竊罪而是危害公共[安全 的英 文:safest]罪等。祁雲奎開始能感受到微博帶來的變化,原來是主動聯係媒體,如今媒體看到案例後直接找上門來。“發布與公眾利益相關的案例能起到警示、[教育 的英 文:education]和啟蒙的作用。”祁雲奎總結說。

負責濟南中院微博的發布和更新是陳茜等人的重要工作。

“還進行大案直播嗎?”

新媒體在促進司法公開的同時,另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是如何把握微博直播的邊界和尺度,以及如何篩合適的案件進行微博和網絡直播。濟南中院副院長劉延傑和他的微博團隊根據具體案件總結出自己的經驗:除了國家規定的涉及國家秘密、商業機密、個人隱私之外,對於青少年會造成不良導向的也不能公開;宗族或鄰裏糾紛,本可以調解的,一旦公開,可能造成雙方關係破裂的不宜直播;案件公開可能激化矛盾,引起群體性事件的,也要慎重。

除了微博線上的直播,濟南中院還開展線下的互動。所有市民可通過網絡、電話預約庭審旁聽,甚至可以在庭審開始前憑身份證進入法庭。濟南中院審判管理辦公室綜合室主任尹德常還記得,他瀏覽某門戶網站看到《濟南中院[允許 的英 文:allow]市民旁聽》報道,而緊挨著的另一條新聞就是《XX省高院規定市民旁聽要經法官批準》。

事實上,按照法律規定,公開審理的案件,公民可以旁聽,但更多情況下這一規定形同虛設。“線上打造司法公開的平台,而線下旁聽是最好的實現方式,它能打消市民對司法機關的畏懼感和神秘感,拉近與公眾的距離。”

在濟南中院院長李勇看來,旁聽應該成為濟南市民的“生活方式”,公眾在了解法院是如何審理案件的同時,還能達到傳播庭審文化,培養法律信仰的目的。事實上,公眾的參與也會反過來要求法官在法庭上端正言行,督促其提高司法能力和裁判水平,“這就形成一種倒逼機製。”濟南中院審判管理辦公室綜合室主任尹德常說。

如今,濟南中院宣傳辦公室盡管隻有8名工作人員,但已經形成了三大工作室。新媒體傳播工作室,涵蓋微博、微信、官方網站,是司法公開最為重要的平台;網絡電視台製作公益宣傳片、微電影和視頻新聞;新聞策劃工作室則[主要 的英 文:main]負責尋找選題,策劃活動,撰寫微電影劇本。

7月21日,劉俊傑發布的那條“賣玉為名搞傳銷”的微博,一位網友留言:“還進行大案直播嗎?”盡管已過去一年,網友津津樂道地還是另濟南中院那個一戰聞名的[故事 的英 文:fable]。濟南中院宣傳辦公室主任祁雲奎毫不避諱地說:“我們不但要守住這‘一夜暴富’的家業,還要讓它增值。”這一年,祁雲奎嚐到了新媒體的甜頭,“我最大的感觸的就是,微博已經成為今後審理大案要案的最佳配置。”

(“薄熙來案”微博公審背後的濟南中院)




你要等着我,同胞,(转载),流着泪读它 7月21日 ,贵安新区这些道路将临时限行 !贵阳、平坝等方向前往车辆注意 。。。。 想问下K2的车主,你们都是什么时候提的车?裸车价多少?给我做个参考 有些平湖本地人很无聊! 化解医疗纠纷,贵州这2个州15个集体13名个人获国家通报表扬 日政府以资料不完整为由暂拒东京都登岛申请 华数有线电视怎么收费,宽带好用么?

Yabo下载

最新动态
sitemap.xml